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因為愛她,我成為了他的“女人
因為愛她,我成為了他的“女人

我看著他在浴缸裡泡著,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於是我將手放入水裡,輕輕地攪著水玩。



泡了一會兒,他從浴缸裡站了起來,他的身體完全地暴露在我的面前,胸前那結實的肌肉,腹部並沒有因為年齡的原因而有贅肉,腿上也結實的肌肉群,看著這樣的健美的身體,我的臉上一陣發燙。



幾次想將眼睛從他的身上轉移,可是他的身體就如同磁石一般,牢牢地將我的目光吸住了,不能動彈。



他用手在我肩膀上輕輕地打了一下, “你怎麼了? “這時我才從迷惘中清醒過來, ”沒事,只是在想事情。



“我嘴巴好像突然變得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幫我擦背吧。



“他轉過身去,露出了他健碩的脊背。



我將手輕輕地放到他的後背上,輕輕地擦著。



當手接觸到那結實的肌肉的時候,那種莫名的感覺再次從心裡燃起,而且越來越強烈。



他並沒有感覺到我異樣,只是很順從地讓我擦著背。



“你的身體怎麼這麼多贅肉啊?是不是不經常鍛煉? ”他在問我,我從感覺中驚醒, “恩!是啊,我很少鍛煉,而且又有點懶。



“我的手在撫摩著他腰間的一塊傷疤, ”這疤是怎麼來的呢? “他回頭望了一眼, ”那是我當兵的時候留下的。



在演習的時候,不小心,被流彈的彈片打中了,我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醫院。



“難怪他有這麼健美的身材,原來是軍隊鍛造了他。



我把手從傷疤上移開, “那是不是很危險啊?沒有危急到你的生命吧? ”我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愛憐。



“是的,差點就沒命了,要不是搶救及時,現在就不會在這裡和你聊天了。



“他轉過身來,正面朝向我。



他胸前有一片絨毛,黑黑的。



他坐在浴缸邊上,我為他擦拭著胸前, ”你對性怎麼看? “他的眼睛迷著,漫無目的地問我。



我停了一下,抬起頭看了一下他的面容, ”性! ?怎麼說呢,應該算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我遲疑了一下“性,是男人和女人之間固有的,而且也是事實存在的。



性,有些時候是夫妻之間感情的一種調劑,也是夫妻之間愛的昇華。



”他睜開了眼睛,目光如炬。



只是一瞬間,有恢復了平靜, “哦,是這麼看的呀!你還年輕,不象我,老了,家現在已經不再象家了。



”他頓了一下, “有些時候,我真的很想去找一個女人,可是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老婆,唉!......quot;沉默,我擦完了他的上身,當我目光接觸到他的下體的時候,一絲燥熱從身體裡莫名地升起。



也許是從沒有如此近距離地接觸過同性的生殖器,也許是他的那玩意太大了的原因,總之是無法說明的原因。



他似乎也發現了我的異樣,關切的說: “下身不用你擦了,我自己來吧。



”我沒有吱聲,只是將毛巾從手上拿了下來,放在他的手上,然後轉身出了洗手間。



我坐在床上,手裡漫無目的地按著遙控器,可是腦袋裡卻總是抹不去他那健美的身體,就像已經在我的腦子裡扎了根,怎麼抹也抹不去。



心裡的那份莫名其妙的感覺,再次來襲擊我的身體,令我的身體的燥熱越來越厲害。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從洗手間裡出來了,他看了一眼發愣的我,並沒打攪我,而是自顧自的走到了裡面的床上,下身裹著毛巾。



他點燃了一支香煙,顯然是注意到了我的異樣, “你怎麼了?發什麼呆? ”他的提問將我從夢想中拉回,我偏過頭去,看到他躺在床上,雖然下身裹了毛巾,依然不能掩飾他的碩大的生殖器。



“沒什麼。



只是感覺有點不舒服。



”我回答,帶著點顫抖。



他打量了一下我,從床上起來,走到我的床邊,用手在我的額頭上摸了一下, “沒有感冒呀!我怕你剛才幫我擦背凍著了。



看來沒有生病,那你怎麼了? ”他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邊, “是不是還在為我之前的行為生氣嗎? ”我看了他一眼, “沒有。



只是剛才幫你擦背的時候,看到你的身體,我的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我咽了一口唾沫, ”而且渾身有點燥熱。



“他並沒有作聲,只是看著我。



看了一會兒,他將手裡的煙頭在煙灰缸裡掐滅。



然後,躺在我的旁邊,靜默了一會,他說: “你會不會喜歡一個男人呢? ”語氣很凝重,也很正式。



我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頭上的他,說: “我不知道,至少在今天以前,我從沒有想過我會喜歡一個男人。



“他用手撓了撓頭,發間還有水滴, ”那你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感覺呢?那應該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才有的感覺。



“我沒有回頭,也沒有答話,只是看著電視屏幕。



”你知道嗎?如果有了那樣的感覺,就證明你喜歡了一個人。



“他一邊說,一邊將蓋在我身上的被子拉過去一點,蓋住他的身體,並拿掉了掩蓋私處的毛巾。



我並沒有在意,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坐著,房間裡只有空調在“嗡翁”作響。



就這麼沉默著,終於我打破了寧靜, “那你是喜歡男人還是女人? ”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從我的嘴巴裡跳了出來,當這句話出來後,我都在吃驚,那是不是我說的。



我回過頭去,看著倚在床頭上的他,他似乎有點意外,但是並沒有太吃驚。



他說: “我喜歡女人,但是年紀大了,對於性方面的要求並不是很大了,也許是壓抑的時間太久了吧,所以才會有之前的行為。



不過,之前你為我按摩的時候,當你的屁股來回在我的那裡摩擦的時候,我真的有股衝動。



“他的話語飄進了我的耳朵,但是奇怪的是並沒有讓我討厭,反倒是讓我感覺有一些釋懷的感覺。



我並沒有回答他,而是將電視關了,躺在床上, “很晚了,睡吧”我鑽進了被窩。



雖然床很軟和,但是我卻翻來翻去,總是睡不著,身邊的他背對著我,呼吸是那麼的均勻。



房間裡很靜,可以聽到我們的呼吸聲。



我平躺著,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天花闆,似乎那裡有什麼在吸引我。



他翻了個身,我轉過頭看了一眼,就是這一眼,造成很多的結局。



他居然也沒有睡,眼睛睜著,我們兩人四目相對。



“你也沒有睡? ”我吐出幾個字, “我還以為你已經睡著了呢。



”他的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可是又無法說。



“怎麼?有什麼話就說吧,沒關係的。 ”我說。



他看著我,囁嚅地說: “我很難受,壓抑的太久了,一直都沒有機會爆發,而之前你幫我按摩的時候,挑起了我的性慾。



“我沒有出聲,只是默默地看著他,他也沒有出聲,我們就這麼默默地互相看著。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感覺我的腿上有東西在動,我知道那是什麼,但是我並沒有拒絕,而是靜靜地看著他的臉。



他感覺到了我的認可,手再次撫摩著我的大腿,並且來回地劃動著。



我默默地閉上了眼睛,靜靜地享受著他帶給我的刺激與歡娛。



他突然壓在了我的身體上,嘴唇掩上了我的嘴唇,四片唇相互碰觸,相互吸吮,終於我將嘴巴打開,他那舌頭如靈蛇一般,鑽進了我的嘴裡,攪動著我的香舌。



我終於抑製不住,送去了我的香舌,他吸吮著我的香舌,似乎想吃掉一樣。



他的手撫摩著我的小腹,那多餘的贅肉似乎更加大了他的手感,他不停地撫摩,擁吻,令我用種暈炫的感覺。



他的指尖碰觸到了我的乳頭,我的嗓子裡發出了一聲低吟,他的手肆無忌憚的侵蝕著我的身體。



而他的碩大的雞巴頂在了我穿著內褲的雞巴上,頂的我有點疼。



我用手撫摩著他的後背上的肌肉,在他腰間的傷疤上輕輕地撫摩。



他胸口的那撮絨毛,在我的細嫩的胸前,讓我有種刺痛又瘙癢的感覺。



由於激烈的相擁已經令他的雞巴有水流出,滴在了我的內褲上。



我用手輕輕地撫摩著他的雞巴,他用嘴巴吸吮著我的乳頭,令我的香穴有種瘙癢的感覺,越來越濃。



他似乎並沒有要侵犯我的意思,只是在吻我,舔我。



但是他的雞巴卻異常的堅硬,上面的青筋已經如蛇一般佈滿了他的包皮。



他突然用手撕去了我的內褲, “不,別這樣! ”我急切地叫著。



可是我的喊聲卻是那麼的蒼白無力,我的內褲已經脫離了我的身體,我已經完全地展現在了一個既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面前。



他用舌頭繼續在我的胸前舔著,並且在不斷地下移,他的舌頭直接滑過了我的小腹,舔上了我的雞巴。



“別這樣,我不想......quot;我的再次喊叫,聲音卻暴露了我的需求,小的可憐。



他用手扶起了我的大腿,用舌頭舔著我的睾丸,令我的叫聲由害怕變成了歡娛, “哦… 別。



別這樣......我們..不能這… … 。



麼.. 做… … .. “興奮已經沖昏了我的頭腦,叫聲已經變成了呻吟,這似乎也衝擊了他的神經,他的舌尖終於刺進了我那粉嫩的香穴,我忍受不住叫了出來: “啊。哦.... 太舒服了,你真… 。好.. 我好… … 喜歡......呀.. 喔..噢… … .. “我用手壓這他的頭,希望能一直就著摺磨著我的香穴”別停..噢..好舒..服..我要.. 再.... 來.... quot;我叫著,呻吟著,附和著他的動作。



他從我的香穴處抬起了頭,挪動著身體,來到了我的面前。



他的大雞巴就像一桿長槍,挺立在我的面前。



我毫不猶豫地一口含住了他的大雞巴,他的大雞巴太大也太長了,令我的小嘴根本就裝不下。



我用嘴巴含住了他的大雞巴來回地套弄著,他閉上眼睛默默地享受著。



我用舌尖挑逗著他的馬眼,令他呻吟出了聲, “恩… 。



爽.. “我更加快了我嘴巴的動作,並且用手抓住,來回地吸吮著他的雞巴,終於他再也忍受不住了,忍耐了好久的性慾,終於在我的嘴巴裡爆發了,如洪水一般,激射在我的嘴巴裡,他也同時發出了歡快的叫聲, “好爽..呀!你真厲害啊!沒想到..你的.. 嘴巴......居然..這......麼會.... 吸....quot;他的精液包含著濃濃地腥味,射進了我的喉嚨裡,令我毫無防備地吞了下去。



終於在我的嘴巴的努力下,他完全釋放了這麼久以來的壓力,躺在了我的身邊,將我摟入懷裡,我躺在他寬厚的肩膀上,心裡有一種幸福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