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紅桃K】(3)作者:goldant01
【紅桃K】(3)作者:goldant01
字数:6545

                (3)

  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喂,这么早你闹什么?胖子。」

  「不好意思啊,凡哥,我今早发现车胎漏气了,你能不能搭我上班?」
  来电话的是胖子,他和我住得不远。

  说起我和胖子的交情,还有个故事可讲。

  胖子来到公司的时候,部门里是另外一位老总,孙浩、思怡和我都是普通员工,此外还有个在上大三的女实习生小琳。

  大夥第一次见到胖子的时候,他穿了身短裤体恤,脸上的鬍茬也没刮乾净,见人就咧开嘴笑,那副黄牙更是叫人反胃,所以都不晓得人力资源部是如何烧坏脑子,招聘了这么个人物。我听叔叔讲,胖子的亲戚在我们公司的一家大客户担任要职,正是因此,把胖子招聘入我们部门,连部门负责人的意见都没有徵求。
  小琳要走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酒吧送她。从酒吧出来已经入夜,我们被一群半醉的小混混拦住,这些人满口妄言调戏思怡和小琳,有几个还想动手动脚。
  在思怡面前,我自然要逞英雄,孙浩也毫不畏惧。正对峙着,一个小混混抄起手中的酒瓶向我头上砸来,这时一直站在我身旁的胖子冲了上来,替我挡了这一下,瞬间头破血流。几个小混混看动了血光,也就骂骂咧咧的离场。

  这件事之后,我对胖子的印象有所改观,胖子工作能力不强,在公司里我也尽可能地多给他便利。慢慢地,我和胖子就玩成了要好的兄弟,公司里的大部份人对他也都还算客气,只是思怡常常对他嫌弃,嗤之以鼻。

  胖子常常感慨自己没有女人缘,直到薇薇来后,才终於有女生愿意和他逗笑说话。

  我开车接上胖子,他拿了两片麵包坐在副驾驶上啃。

  「你不要弄得满车都是麵包屑啊!」

  「下次请你去洗车好啦!唉,那个心理咨询师,你有没有去见?」

  「去啦,还是个美女哦,我打算今天开始跟她约个疗程呢!」

  胖子沉默了一会,道:「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用,有必要花那么多钱吗?」

  我笑道:「不是你推荐说包我满意的吗?怎么今天又打退堂鼓了?」

  「我……只是觉得钱花在那里不值嘛!」胖子摇摇头,继续专心地啃他的麵包。

  我载胖子来到公司,进门时王伯看到我还故意眨眨眼睛,我权当没有看到。
  上午的日程是方案讨论会,会上思怡讲了几个有趣的新点子,引得大家一阵热烈讨论。

  中午吃过饭,是大家的午休时间,有些人准备了简易的折叠床,有些人就乾脆把椅子靠背放倒,小睡上一会。我因为约了罗杉,所以没有睡觉,就在走廊里做个饭后散步。

  走过会议室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一个女声叫道:「别碰我!」会议室的门做了吸音处理,想必这一声喊叫要很大声才会在外面也能听到。我赶忙停下来再听,却再没有了声音。

  房间里必定有蹊跷,说不定和红桃K也有关联呢?我将耳朵贴在门上,隐隐听到屋内一个男人的说话声,但声音很低,听起来只是一阵「嗡嗡」声。

  接着一个略微可以分辨的女声:「别得寸进尺,拿来!」声音隔了木门,听着有些熟悉,却无法听出是谁。

  接着又是一阵男人的「嗡嗡」声,随后那女人也压低了声音,说的是什么却再也听不真切。我看了看手錶,快到了与罗杉预约的时间,又怕打草惊蛇不敢贸然闯入,只好作罢。

  我穿过马路,刚刚走进罗杉写字楼的旋转门,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匆匆往外走。「浩哥?」我惊讶道:「你怎么在这儿?」

  孙浩显然是被我吓了一跳,本能的把手里拿的纸袋挡在身后:「一凡啊,你怎么过这边来了?我来看个朋友。」他细微的举动没有逃过我的眼睛。看朋友?
  恐怕没这么简单。

  「哦,我也是来找朋友。」

  「这么巧,那你快去,我先回公司了。」孙浩挤出笑容,又恢复了平时的神态:「哦,对了,今天下班前记得把你负责的那部份报告完成。」

  「行,你放心好了。」我应承着与他道别,转身走进写字楼,乘电梯上行。
  我隐隐觉得发现了什么,却又说不出。孙浩算是部里的元老,说他一直是内鬼,应该不太可能,但如果他是后来才被收买……本来相安无事的公司,怎么稍加留意,好像每个人背后都藏着秘密。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我盘算着就来到了罗杉诊室门前,按下门铃。

  过了一会,罗杉打开门,见到我就笑道:「等你很久了。」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但她的笑容和问候还是让我感觉像老朋友般亲切,这大概就是心理咨询师的职业素养吧!

  罗杉今天穿了条黑色铅笔裤,腿显得又直又长。上半身是一件前胸双襟交叠的白色丝质T恤,领口虽然不低,但整件衣服材质薄而透,除了胸前因为两片衣襟交叠较厚实之外,其它部份的白色中都能隐隐透出肌肤的颜色,白色的文胸肩带也清晰可辨。

  简单寒暄后,罗杉让我就座,递过来一叠文件:「我们服务的内容安排上次已经发给过你确认了,这是我们的服务和保密协议,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快速的浏览了一下,都是些繁琐的双方权责的约定条款,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内容,於是就大方的签了字。

  付款之后,罗杉将签署好的文件分成两份,将我的一份连同付款收据等装订好,拿出一个纸质文件袋放进去,递给我:「这份是给你的。」

  我接过文件袋,不禁一楞。这个文件袋上面有两条鲜艳的橙黄色条纹,好像和孙浩刚刚拿在手里的长得差不多呢!难道孙浩刚刚也来过这里?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心理辅导?会不会和我是一样的问题?

  「好精緻的袋子,我好像见公司里的同事也拿过,是不是我们公司好多人在你这边做咨询啊?」我试探地问道。

  罗杉听罢一笑,道:「这里什么都能讲,就是不能讲其他客户的情况。刚才的保密协议一凡你也读过,我帮你保密,也得帮其他人保密呢!」

  我点点头,道:「说的是。那我们今天如何开始呢?」

  「你上次回去后,有没有再出现幻觉?」

  「暂时还没。」

  罗杉点点头,说道:「我们第一步要做的是控制你幻觉的出现,如果不能遏制,至少先让它在可控的情况下被疏导。根据国外的资料,有部份人就是因为在驾车、操作机械过程中突然出现幻觉而酿成惨剧。第二步才是去逐渐寻找幻觉的源头。心理上的东西和大禹治水一样,不能堵,只能疏导。」

  「可是我现在完全没有把握什么时候会发生幻觉啊!」

  「嗯,我也借鉴了国外的方法,我们来诱导它发生。」罗杉说罢,转身去柜子里拿出一包塑料封皮包裹的衣物,丢给我,道:「你换上这个方便些。」
  我打开手里的塑料包,是一条宽松的睡裤和一条一次性棉质内裤,一时没反应过来,诧异地望着她。

  「你等下可能会……到,这个方便点呀!我出去一下,你先换上。」她见我望她,脸还是微微有些红,迟疑了一下,选择了一个「到」字。

  「哦,哦,好的。」我尴尬地应承着,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和这样一个刚刚认识的美女讨论自己的高潮问题。

  罗杉转身出门,顺手把门带上。我三下两下把内裤和睡裤换上,又想了想,把换下的内裤卷进脱下的外裤里藏好。刚准备呼唤罗杉,我突然看到她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想到刚才孙浩慌张的样子,不如趁这个机会一探究竟。
  我很快就在电脑里发现了存放客户资料的文件夹,一共二、三十个,都是以客户的姓名和日期来命名的,看来她来这里开店也不过大半年时间,生意似乎并不是那么好。

  我一瞥之下,立刻就发现了孙浩的名字,果然不出我所料。刚想准备进去浏览,罗杉在门外敲门道:「换好了没呀?」我赶忙将电脑界面恢复原状,轻飘飘地跑回沙发上,道:「刚换好,你进来吧!」

  罗杉推门进来,径直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她的笔记本电脑。我盯着她,心里一阵紧张,莫不是刚才被她发现了?

  她捧着电脑走过来,和我并排坐在沙发上,把电脑放在膝上,道:「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我答道。

  「有没有性伴侣?」

  「呃……也没有。」

  「那你平时怎么解决身体的需要?」罗杉一边问,一边快速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我……偶尔……自慰吧!」直接回答这样的问题让我觉得很不自在,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

  「有没有经常的性幻想对象?」

  「嗯……也不固定……有时候就看看AV,有时候是一些身边的人……」
  「你有暗恋的人?」罗杉果然很敏锐。

  「我是蛮喜欢我们公司里的一个女神,她叫思怡。可是我之前向她表白过,被她拒绝了。」

  「思怡?」罗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道:「除了她还有吗?」

  「我们部门还有个刘薇薇,性格比较Open,穿着也大胆,和我玩得也不错,我好几次幻觉的对象都是她。」

  「你和她们有没有……」

  「没有没有,我只是幻想的。」

  罗杉点点头,没有看我,多少让我感到一些放松。她继续边键入,边说道:「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诱发你的幻觉,让你积累的生物电得到释放,这样你的幻觉就不容易在突然的情况下发生了。」

  她停了停,继续道:「过程你不用觉得尴尬,国外都是这样处理,你把它当成纯粹的治疗就好。」我点点头,感觉心跳有点加快,美女说了这么多,莫非真是要帮我打手枪?这咨询费可花得太值了。

  「那我们开始了。」罗杉在笔记本上点了几下,将屏幕向我侧过来一些,以便让我观看。我定睛一看,屏幕上播放的竟然是一部日本AV,男女主角正赤裸着相拥缠绵,女主角时不时发出诱惑的呻吟声。

  我曾好几次幻想和未来的女友一起看激情视频,而后共赴巫山云雨,肯定浪漫又刺激。但当这一切突然发生的时候,相信我,即便是身旁坐着罗杉这么有亲和力的漂亮女生,换作任何人也不会觉得兴奋,剩下的唯有尴尬。

  一时间我们两个人都不说话,专心致志的看着视频,屋子里回荡着女人的呻吟声……视频里的男人压在女人身上,屁股有节奏地耸动着,女人双手搂着男人的脖颈,眼神迷离,嘴里不断地发出呻吟,夹杂着几个零星的日语单词。

  我斜眼看了看罗杉,她的脸颊有些微红,眼睛正盯着屏幕,手指却在笔记本的侧面来回刮擦着。

  又过了两分钟,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点反应也没有,只得先打破沉默:「这样……我完全不能有感觉啊!」

  罗杉也如释重负般的按下了暂停键:「你不会觉得兴奋吗?」

  「一点反应也没。」我指指自己的裤裆。

  「奇怪,国外的方案基本都是这样啊!」

  国外可以,我却不行,这岂不是说我阳痿?我叫道:「你坐在我旁边,我太尴尬了啊!AV都要自己看才行的,你难道和你男友一起看吗?」

  「说我干嘛?」罗杉横了我一眼,嗔道:「那你上次,我也在,是怎么出现幻觉的?」

  「上次……上次还不是你穿得性感!」我被她逼急了,脱口而出。

  「你……」罗杉瞪大眼睛看着我,一时语塞,停了一会道:「你上次幻想的是我?」

  「是……」我眼睛斜看着笔记本上暂停的画面,避开她的目光。

  「第一次见面,你就……」罗杉放松下来,掩嘴笑道:「还得谢谢你,觉得我这么有魅力。不过我帮你咨询可不是卖色哦!」

  「是是,我知道。」我嗫嚅道。

  「讲讲你怎么幻想的。」

  「我……」我抬起眼皮看她,见她美目流转,含笑看着我,示意我继续说下去,便鼓起勇气道:「我幻想你的领口口子开了,然后趴在茶几上面向我诱惑,还把裙子掀起来……」

  「这算什么姿势啊!那我的内衣是什么颜色的?」

  「文胸是白色的,和你今天一样。」我答道。

  罗杉抬手拍了我一巴掌,道:「你又知道了。」

  「底裤,因你面向我,我看不到。」我继续道:「不过我可以从你的领口看到你的乳沟……」

  我见她不说话,偷瞄了她一眼,见她正等我说下去,便继续道:「我想去抓你的胸,可是你都躲开了,我就从领口看到你的乳房摇来摇去。之后我就觉得下身好涨,想叫你帮我释放出来。」

  「然后呢?」罗杉道,我注意到她的双腿夹紧般抽动了一下。

  「你就在慢慢地拉我的裤子拉炼,拉开一半又拉上,就是不肯帮我。」我说着,感觉自己的下身又在慢慢涨大。

  「你想叫我用手帮你出来?」

  「对。我是想……」

  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罗杉凑过来,在我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幽香的气息瞬间填满了我的鼻腔。原来是这个味道,与上次幻觉中的不同。

  「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不能碰我。」罗杉说罢,左手轻轻抚上我的裆部,我的分身一颤,立刻被她的手轻巧捉住,「不小嘛!」她笑道,灵活的手将我的分身从睡裤中抓出来,褪下包皮,轻轻地上下套弄。

  『她这么说,一定是比她男友的大咯!』我想着,不禁感到一丝得意,向后仰靠在沙发背上。

  罗杉的手在我的马眼下方轻轻调弄着,一阵阵酥麻顺着神经传来。

  「好像有点乾……」我提议道。

  「要求多。」罗杉白了我一眼,将头凑过来,红唇对准我直立的分身。
  「帮我含……」我下体一阵激动,又鼓胀了一圈,连忙鼓励她道。

  「想什么呢?帮你用手就不错了。你当我什么啊?」罗杉说罢,从嘴里吐出一股唾液,滴到我的龟头上方。唾液像一根透明的丝线,连接着她的嘴唇和我的下体,这个画面让我感觉她吐出的彷彿是我的精液。

  她用手将刚刚滴到龟头上的唾液涂散,随着手掌的上下套弄,液体和包皮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要到了告诉我。」

  「再刺激点……」我不想放弃多佔她点便宜。

  「累死了!怎么要求这么多?」罗杉微微皱眉道。

  「再刺激一下就到了。」

  「那你要怎样?」

  我眼光瞟向她的胸脯。

  「流氓!」她会意地脸一红,娇嗔道:「再得寸进尺就自己来!」

  罗杉微侧着头,专心致志地注视着我的分身,手有节奏的上下套弄,彷彿集中精力就能让我赶快释放。

  「你亲它一下就出来了。」我逗罗杉,罗杉白了我一眼,没有接话。

  我用手包住她正上下运动的手,带着她寻找让我通向高点的节奏。我的手触碰到她的时候,她的动作轻轻停住,看了我一眼却没有阻止。我带着她的手跟上自己习惯的频率,肉棒感受着她细嫩手掌的温柔。

  「我快来了,帮我。」

  「怎么弄?」罗杉紧张道,慌忙从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抽了一把面巾纸出来。
  「吹气。」

  「啊?」

  「对它吹气!快!」我叫道。

  「哦!」罗杉不明所以,忙按照我的要求低伏下身子,脸凑近我的下体,对着我的分身,鼓起腮帮用力吹气。

  我见计谋得逞,抓紧她的手加速套弄,积聚的能量渐渐漫过爆发的上限,只觉得精门一热,一股原始的力量伴随着肌肉的收缩喷薄而出。

  我用手将肉棒一偏,正对着罗杉凑过来的红润脸颊,一股白灼的精液腾空而起,向她扑过去。「呀!」罗杉一声惊叫,连忙抬头侧脸,白色液体从她的脸侧滑过,有一抹挂上了她的鬓角,「讨厌,你怎么不说?」罗杉嗔道。

  我从高潮的快感中平静出来,边喘息边笑道:「你给我吹得太舒服了,忍不住啊!」

  「谁给你吹了!」

  「你刚才不叫吹么?那什么叫吹,你吹给我看看呗?」我调戏她道。

  「你这人真变态!」罗杉骂道,抽出餐巾纸在脸上轻轻沾拭了几下,团成一团向我丢来。我想闪躲,突然觉得身体动起来力不从心,那纸团直直向我的脑门砸来,我却避不开。

  随着被纸团击中,一股眩晕从我的脑海中蔓延开来……

  等我恢复清醒的时候,罗杉正坐在我对面,笑盈盈地望着我。

  「我又幻觉了?」我探试地问道。

  罗杉笑着点点头,抬起下巴向我示意。我一低头,发现自己裤裆上正盖着几张纸巾,用手一摸,里面湿漉漉的。我将纸巾拿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分身还没完全变软,竟然露在裤子外面,赶忙尴尬的又将纸巾盖上。

  罗杉被我的动作逗得哈哈大笑,道:「该看的表演我反正都看过了。」
  我顿时觉得窘迫无比,问道:「刚才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产生幻觉的?」
  「你觉得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呗!」她调笑道:「今天时间差不多了,你快去洗手间清理下吧!」说罢她站起身,递给我一个纸袋。

  我慌忙将刚刚软掉的分身塞进裤子,接过纸袋,袋里装的正是我刚才叠好的衣物。出门时,我转过身来想跟她握手,突然意识到另一只手里正握着包裹精液的纸巾,举起的手又放了回去。

  罗杉看出了我的想法,笑着说:「带好自己的宝贝,下次见。」

  「下次见。」

  关门的一刹那,她对我眨眨眼,道:「这么刺激的表演,下次我也得准备条一次性裤子咯!」

  「砰!」门关闭上,留下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我。

  我在洗手间换了衣物,赶回公司上班,走过前台,两个小姑娘瞅着我直捂着嘴笑。我不明所以,继续走,刚要进办公室,思怡迎面走出来,见了我的样子也笑道:「中午过得不错呀!」

  我见到思怡本来就有点紧张,被她这样一说更摸不到头脑,正迟疑间,她又道:「去照照镜子。」我赶忙又跑到洗手间,对着镜子仔细一端详,只见我左侧的脸颊上印着个玫红色淡淡的唇印。这是搞的哪一齣?公司里传来传去误会可要大了!

  罗杉,你这个小妖精!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